2020-04-19 09:49科學的養生保健 林慶順教授
  •  
  •  

 

病毒最初在武漢被發現、疫情在武漢爆發,且過去幾個月以來的諸多基於基因的研究,形成...
病毒最初在武漢被發現、疫情在武漢爆發,且過去幾個月以來的諸多基於基因的研究,形成了一整套證據,把武漢起源作為一個最有力的假說(hypothesis)。待證據進一步豐富後,就可以形成一種理論(theory)。 (中新社)

我侄女昨天(2020-4-15)從澳洲墨爾本寄來一篇《今日墨爾本》新聞網站的文章,引起我極大的興趣,所以我就花了一些時間找到原文,同時也了解一下作者的背景。

這篇原文是2020-4-12發表於微博,而在2020-4-15當天就已經有142萬個閱讀數。作者《兔主席》(本名《任意》,30多歲)的祖父《任仲夷》曾在1978-1985年間先後擔任遼寧省及廣東省的第一書記,所以這位年輕人也就理所當然地被貼上《紅三代》的標籤。《兔主席》在哈佛大學甘乃迪學院拿到碩士學位,也擔任過哈佛大學費正清東亞研究中心主任《傅高義》(Ezra Feivel Vogel)的研究助理。他現住北京,活躍於社交平台,擁有大量粉絲。我看了他的幾篇文章,很欣賞他的理性以及對科學的認知。

圖/取自科學的養生保健
圖/取自科學的養生保健

 

他的這篇文章尴尬的真相:COVID-19外地起源论最终是个死胡同分析了很多科學論文,內容長達五千四百多字,所以我就只拷貝其中的兩個區塊,包括最重要的結尾(共1060字),轉成繁體如下:

目前看,這些科學論文都很清晰地指向武漢(或更廣的範圍,即華中/華南地方)起源,也就是最早的病毒攜帶者都有武漢/華中/華南居住史/旅行史。這是一個最大、最明顯的共性特徵。他們指向一個顯見的可能性,即病毒發端自武漢、武漢周邊地方,但也有可能是華南其他地方(深圳/廣東),輸入武漢。然後,病毒在武漢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等地出現社區傳播。病毒攜帶者從武漢將病毒帶到全球各地。

這種判斷當然只能基於實證,而不是政治立場。病毒最初在武漢被發現、疫情在武漢爆發,且過去幾個月以來的諸多基於基因的研究,形成了一整套證據,把武漢起源作為一個最有力的假說(hypothesis)。待證據進一步豐富後,就可以形成一種理論(theory)。

而實際上,除了武漢起源這個假說外,科學家們(而非中國微信/微博上的網友)即便對武漢假說不完全滿意,目前恐怕也提不出第二個更有說服力的說法。

而但由於這個議題突然變得十分政治化,中外學者都怕捲入政治,開始迴避提出看法——無論是鍾南山,還是劍橋大學的Peter Forster,都不願再發表意見,只會含糊表述:“ ……還不能最終證明”。

中國民間似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病毒起源論上,陷入了是一個巨大的認知陷阱。這本質說明中國民眾的不自信結合原罪感,認為自己要給全世界擔責任。好像真的只有證明病毒不來自中國,才能“自證清白”,“洗脫罪責”,不需再還世界一個道歉。而縱觀全球,抹黑中國最不遺餘力的就是美國。所以病毒起源論自然要扣到美國身上。

這就是美國病毒起源論的根本邏輯。

民間有這樣的樸素想法是沒有辦法的,這也是老百姓的自由,但中國政府自己千萬不能涉足這個領域,對民眾應該健康引導,同時尤其不能向外輸出廉價的“美國起源陰謀論”。這種陰謀論只在中國內地有市場,基本屬於內宣,不屬於外交。它只會給我們的外交工作及國際形象帶來巨大負面影響,有百害而無一利,應該完全避免,中國官方極力迴避陷入病毒起源論這個沒有出路的死胡同里,應當堅定不移的恪守“病毒是全人類的敵人”,“全人類社會應齊心協力眾志成城抗疫”的敘事。

另外,應該清楚地看到,反對將病毒用特定國家或地方冠名是為了避免污名化和歧視,這和病毒從何地起源是毫無關係的!即便我們最終發現COVID-19是越南起源,也不能叫它越南病毒;即便我們發現COVID-19是美國起源,也不能改口叫它美國病毒。同樣的,即便它發端自武漢/中國,也不能叫武漢/中國病毒。病毒叫什麼名字,和起源地沒有關係。

所以,不要再糾結COVID-19的起源了。這是一個基本無法獲得國際社會與科學界認同與理解,沒有出路的死胡同,除了讓我們脫離理智及一般國際社會(而不是反中燈塔美國)的主線外沒有其他意義。

原文:尴尬的真相:大陸知青談「新冠外源論」

https://health.udn.com/health/story/120951/4502722?from=udn_ch2_menu_v2_main_index

    全站熱搜

    顏明輝_C21不動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