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高房價是否導致了城市人才流出?  
http://www.CRNTT.com   2020-04-19 14:46:08


 

  中評社北京4月19日電/澎湃新聞:高房價是否導致了城市人才流出?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宋弘 複旦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 吳茂華 複旦大學經濟學院博士生

   大學畢業生選擇就業地點時會考慮多方面因素,包括工資、房價、職業發展機會等。高校畢業生,作為高技能人力資本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城市創新驅動的“核心要素”與“動力引擎”。但尤其是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四個國內一綫城市,伴隨這裡房價的高速上漲,越來越多的大學畢業生選擇了離開。

  2018及2019年版的《中國大學生就業報告》分別顯示,本科畢業生在北上廣深的就業比例從2013年的28.2%下降到了2018年的21%。歷年的清華大學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顯示,留在北京的畢業生比例逐年下降:2013至2018年期間,本科畢業生留京率由30.7%下降至17.3%,碩士畢業生留京率由56.1%下降至39.9%。

   人力資本,尤其是高技能人力資本,是城市區域發展與創新的第一資源,也是經濟社會發展的第一動力,特別是,我國正在進入由人口大國向人力資本強國轉型、經濟發展由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轉變的關鍵階段,人力資本更是經濟社會健康發展的第一要素。有鑒於此,本研究著眼於大學生就業工作地選擇這一關鍵變量,嘗試考察城市高速上漲的房價對大學生人才流出的影響。

   特別是,本研究嘗試回答幾個重要卻在以往的研究中尚未得到很好回答的問題:高房價是否加速了大中城市特別是一綫城市高技能人力資本的流出,相關經濟含義究竟有多大;進一步,房價對人力資本流出的影響在個人與地區層面具有怎樣的異質性。

   本研究希望通過對以上問題的系統回答,為進一步全面了解房價不合理上漲的經濟社會影響,并為新時代條件下各地區如何加快構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人才制度體系,加速推動我國從依靠低成本勞動力的“人口紅利”大國向依靠高素質創新人才的“人才紅利”大國的轉型,提供更多更全面的經驗與啓示。
<nextpage>
   已有不少研究考察了高房價帶來的經濟和社會影響。例如,高房價導致居民儲蓄和投資行為的扭曲,使得城鎮居民的福利水平普遍下降;對城鎮居民消費具有顯著的抑制影響;導致資源再配置效率和全要素生產率的下降;對創業的負面影響等。顯而易見,高房價對經濟和社會發展的負面影響已得到多個維度的證實。

   本研究將從人力資本角度對既有研究進行補充。

  本研究使用的數據包括:中國大學生調查數據;“中國房價行情”網(中國房地產業協會主辦)中的房價數據;《中國國土資源統計年鑒》中的土地供給數據;《中國城市統計年鑒》記載的城市特征信息等。上述數據的年份均為2010至2015年間。

  其中,中國大學生調查數據,由清華大學經濟與社會數據研究中心於每年的5月和6月,針對當年6月畢業的本科大學生進行抽樣調查而得來。在2010至2015年間,該數據庫一共覆蓋了40座城市86所高校的大學畢業生。具體數據涉及畢業生就業情況,如第一份工作的地點(精確到城市)、工資、行業、職業,大學生在校期間學業情況以及大學生家庭背景與生源地信息等。

   這40座城市,既包括北上廣深等國內一綫城市,天津、南京、成都等新一綫城市,也包括合肥、無錫、昆明等二綫城市,以及桂林、汕頭、洛陽等三綫城市。在城市規模和地域分布維度方面具有較高的代表性。

   高房價加劇了人才流失大學畢業生選擇就業地點時會考慮多方面因素,包括工資、房價、職業發展機會等。
<nextpage>
   一方面,從直覺上來看,高房價本身可能通過多方面渠道加劇人才流出。例如,高房價會降低可支配收入,也會帶來較高心理負擔,造成非金錢成本的提高。另一方面,高房價的城市一般具有較高的工資水平、較多的就業機會、較好的職業發展前景、較完善的產業結構等。同時,相比一般人群,大學畢業生屬於高人力資本群體,具有較好的發展前景和對未來的預期。在此背景下,即便所在地區房價高於其他城市且不斷上漲,大學畢業生是否真的會因為高房價選擇離開,他們面對高房價的“逃離彈性”又是多少,這種可能的由房價帶來的人才流出在不同學校、不同背景的學生間又具有怎樣的差異,有待實證數據的驗證。

本研究的發現是,首先,高房價確實加劇了城市人才流失。

   研究結果穩健地表明,房價高速上漲顯著增加了大學畢業生離開本地大學所在城市就業的概率。具體來講,在本研究涉及的40個城市中,房價每上漲1000元,大學生離開大學所在城市就業的概率增加3.14%。2010年至2015年期間,由於房價上漲而導致的人才流出累計增加了21.5%。大學畢業生作為高人力資本的勞動力,是地區持續發展的原動力,持續的人才流出,勢將顯著影響地區經濟社會的長期、可持續與高質量發展。

  其次,土地供給的減少顯著提高了城市房價,從而進一步加劇了高技能人才的流出。

  這一發現與已有的研究結論吻合。如東北財經大學經濟與社會發展研究院副教授韓立彬與其合作者發現,2004至2013年間,與土地供給相對放鬆的城市相比,土地供給相對收緊的城市房價平均要高10.6%,而且僅在土地供給相對收緊的城市出現了房價-工資比的上升。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特聘教授陸銘與其合作者發現,2003年以來,政府開始實行傾向於中西部地區的土地供應政策,造成了東部地區土地供應的壓縮,進而導致東部地區房價快速上升,并提高了東部地區的勞動力成本。
<nextpage>
  第三,家庭背景較弱、非重點高校畢業的學生受高房價影響更大。

   基於學生層面異質性的考察分析表明,房價對人才流出的影響具有明顯的異質性。首先,房價對來自非重點高校的學生影響更為明顯。可能的原因在於,重點高校畢業生更有可能獲得提供更高工資的工作機會,未來具有更好的職業發展前景和預期,因此對高房價具有更高的承擔能力,從而高房價對其決策的影響要低於普通高校的學生。然後,相較於家庭背景較強的學生,家庭背景較弱(定義為父母較低學歷)的學生受高房價影響更大,因其家庭提供的各方面支持較少,面對高速上漲的房價,顯得更加脆弱與無力。這一結果也意味著,持續上漲的房價會進一步加劇社會階層間由於教育與家庭背景導致的不平等。

  第四,非一綫城市受影響更大,而城市新興產業政策可緩解房價影響。
  
  基於城市異質性的考察分析表明,相比一綫城市或省會城市,非一綫城市以及非省會城市的高房價對人才流出的影響更大。可能的解釋為,一綫城市(或省會城市)擁有更豐富的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資源,也有更多的就業機會和更高的生活質量水平,對人才有一定的吸引作用,因而房價對人才流出的影響在一定程度上得以緩解。
  
  另外,城市發展中高端新興產業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高房價對人才的擠出作用。一方面,中高端新興產業對高端人力資本的需求較高,因此大學畢業生在中高端新興產業發展較好的城市更有可能找到工資較高較好的工作以緩解高房價的壓力。另一方面,新興產業意味著城市具有更好的城市規劃與發展前景,這也使得高房價的擠出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得以緩解。
<nextpage>
  第五,高房價扭曲了大學畢業生的職業選擇。

   我們進一步考察了房價對大學畢業生職業選擇的影響,發現高房價顯著降低了畢業生選擇基礎性產業相關行業(包括農業、能源、教育、醫療衛生業等重要但建設周期長、見效慢的產業)就業的概率,提高了選擇基礎行業之外的房地產相關行業工作的概率。此外,高房價也顯著降低了畢業生對創新創業的追求。基礎行業是城市發展的核心與基石,創業是城市發展的活力與動力,而高房價使得大學生的職業選擇逐漸變得功利與浮躁,著眼於短期的收入,忽視了長期的回報。

   本研究的政策含義

   本研究證實并量化了城市房價高速上漲對高技能人力資本流出的影響。大學畢業生作為高技能人力資本的勞動力,是地區持續發展的原動力,持續的人才流出將顯著影響地區經濟社會的長期、可持續與高質量發展。經由畢業生就業選擇這個切入點,本研究的結果指出了高房價可能影響我國長期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個新的重要渠道。

  人才戰略已經成為重要的城市發展戰略之一,人才聚則產業興。本研究發現,城市地區土地供給的減少顯著提高了房價,相應顯著地增加了高技能人才的生活成本,包括現階段住房的成本以及將來買房的成本,最終加劇了高技能人才的流出。這一發現在政策上意味著,要減少房價對高技能人力資本流出的影響,首先得減少土地供給在城市層面上對房價造成的扭曲,增強土地管理上的靈活性,賦予優勢地區以更大發展空間。

   2019年8月26日召開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五次會議指出,當前,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為我國承載發展要素的主要空間形式。“新形勢下促進區域協調發展,要按照客觀經濟規律調整完善區域政策體系,發揮各地區比較優勢,促進各類要素合理流動和高效集聚……。”同時,“要改革土地管理制度,增強土地管理靈活性,使優勢地區有更大發展空間”。這意味著,在空間結構發生深刻變化的當前形勢下,按照客觀經濟規律調整完善區域政策體系,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對增強區域創新發展動力、加快經濟高質量發展至關重要。

   此外,政策層面應該考慮出台相關補助政策,比如更大範圍地提供公租房或人才公寓,進一步優化住房租賃服務、規範住房租賃市場,以減緩由於高房價帶來的人才流出。

http://hk.crntt.com/doc/1057/4/1/9/105741953.html?coluid=7&kindid=0&docid=105741953&mdate=0419144608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