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桂賢

昨(23日)台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議,以7:2的票數通過其細部計畫。圖為鳥瞰社子島...
昨(23日)台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議,以7:2的票數通過其細部計畫。圖為鳥瞰社子島。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柯文哲自2014年底擔任台北市長以來,就積極推動社子島開發計畫,昨(23日)台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議,以7:2的票數通過其細部計畫。社子島細部計畫通過,那些渴望以土地獲取暴利的地主財團,額手稱慶;但那些因此將流離失所的弱勢居民,傷心流淚。

旁觀者總愛說,「都市發展難免會有一些犧牲」,但我們是否應該質疑:都市發展為何總是要犧牲弱勢,讓貧者越貧、富者越富?21世紀的進步台灣,真的應該允許讓貧者越貧的社子島開發計畫的發生?都市計畫的本質絕對不是科學,而是「價值選擇」,很遺憾的,柯市府推動的社子島開發計畫,選擇的是土地開發的價值,而非公平正義。

柯市府強推的社子島開發計畫,美其名是要「解決社子島的問題」,但問題到底是什麼,從未認真定義。檢視社子島開發計畫(也就是所謂的「生態社子島」)內容,真正會被這個計畫「解決」掉的,恐怕是眾多社子島的弱勢居民。

都市計畫,理應是要造福人民,讓人民更好、更幸福。然而過去幾年來,隨著社子島開發計畫不斷往前推進,反對計畫的社子島居民不斷增加,反對區段徵收的居民連署達3,000餘份。為何社子島開發計畫,反而讓社子島人寢食難安,甚至必須組織自救會出來抗議?

這當然是因為計畫本身問題重重。四年前,我曾經為文指出社子島開發計畫的問題;悲哀的是,四年後,同樣的問題仍然存在。四年來,看著整個開發案的進展,以及柯市府與社子島居民的互動,我必須說:柯市府強推的社子島開發計畫,是都市計畫專業最負面的示範!

作為都市計畫社群的一份子,我感到非常恥辱,也深覺對不起社子島的居民。我必須指出,社子島開發計畫呈現三個嚴重問題——專業的傲慢、專業的失能、與專業的失職——以下我分別從規劃過程、計畫內容、以及計畫審議來說明為什麼。

 

 

要求社子島在地居民以iVoting就三個不具民意基礎的方案擇一,不具民主意義。 ...
要求社子島在地居民以iVoting就三個不具民意基礎的方案擇一,不具民主意義。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社子島自救會」成員到台北市政府門口請願,要求市議會凍結開發執行預算。 圖/聯合...
「社子島自救會」成員到台北市政府門口請願,要求市議會凍結開發執行預算。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專業的傲慢:規劃過程無視居民意見

首先,社子島都市計畫的規劃過程完全無視居民意見,是專業的傲慢。

雖然柯市府經常強調其推動過程辦過幾場說明會的「數字」,貌似有做「公民參與」。但是,社子島居民非常清楚,幾場說明會的數字毫無意義,因為根本沒有雙向「溝通」,只是單方面的「說明」與「告知」。市府今年1月16日的一場說明會,竟只草草了事進行了五分鐘!

此外,柯市府也經常強調其就開發方案舉辦了i-Voting,貌似做到「居民自決」。然而,仔細檢視其i-Voting的辦理方式,作為選項的三個方案並非經由居民討論得出,而是由市府官僚逕自設計。居民在不了解三個方案內容的情況下就被要求投票,這樣的投票已背離民主精神,投票率自然非常低,因而被當地里長批評為黑箱作業

柯文哲從第一任到第二任市長,其主責社子島開發計畫的副市長及相關局處官員都已換過,但整個團隊的官僚態度卻始終如一。不但居民從未實質參與規劃,柯市府也不願與社子島居民好好溝通,認真傾聽居民對開發案的擔憂。柯文哲甚至多次發言誤導,讓民眾以為:社子島居民對開發計畫有意見,不過是因為想要「一夜致富」,這讓社子島人背上貪婪的罵名,陷社子島人於不義。

過去幾年來,社子島居民及民間專家學者在各種相關審議會議中,遵循正式管道以陳情的方式理性提出許多意見,社子島自救會也在台北市政府開了無數次的記者會。然而,這些意見完全被忽視。

社子島開發計畫最大的爭議,也是許多社子島居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採用全區區段徵收的開發方式。這樣的方式以白話文來說,就是把社子島整個夷平、砍掉重練。這樣的開發方式雖然能夠創造出嶄新的空間環境,也會提供原居民購買安置住宅的機會;但是,原本居住在社子島的弱勢居民,可能會因為負擔不起安置住宅,而被迫離開世居的社子島。

事實上,除了少數擁有大量土地的地主希望開發,多數社子島居民都希望政府能夠以允許原地改建的方式來改善居住環境。而這樣多數的意見,其實是柯市府自己調查出來的,但是柯市府卻執意以區段徵收來作為唯一開發手段,這是便宜行事,絕非解決問題的態度。

社子島開發計畫的規劃主體應該是社子島居民,但是在整個規劃過程中,柯市府團隊一意孤行,沒有以參與式規劃來進行也就算了,還全然忽視社子島居民的意見,這是極度的專業傲慢。

社子島從漢人拓墾時期發展百年以上,庄頭意識與土地公信仰在這裡落地深根。 圖/聯合...
社子島從漢人拓墾時期發展百年以上,庄頭意識與土地公信仰在這裡落地深根。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社子島自救會」帶著以紅布矇眼的土地公到台北市政府門口請願,希望市長柯文哲不要再...
「社子島自救會」帶著以紅布矇眼的土地公到台北市政府門口請願,希望市長柯文哲不要再被幕僚蒙蔽了。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專業的失能:計畫內容無視社子島原有脈絡

社子島於1970年在《臺北地區防洪計畫》中被列為「洪泛區」,被禁限建之前就已存在許多聚落,而這些聚落已有超過百年的歷史。社子島的文化資產不僅是單棟的歷史建築,還有因禁限建而保留下來的聚落紋理,是社子島、甚至是台北市的文化資產,記錄著台北的空間演進。

除了有形的文化資產,社子島也有無形的文化資產,元宵節時的「夜弄土地公」就是一例。社子島也有社會資產,正因為還保留著傳統的聚落紋理,讓緊密的鄰里關係也保留下來,形成了的鄰里相互支援、照顧的綿密社會網絡,這是在一般都市環境中早已喪失的重要資產。

令人遺憾的是,這些柯市府都刻意忽略,似乎只看到社子島的違建。社子島當然不是只有違建,但其官員卻不時以言語誤導社會大眾,柯文哲更多次在不同場合明言或影射整個社子島都是違建。例如,去年在台北市國小學童的「暑期市政體驗營」中柯文哲說:「如果社子島真的禁建48年,那現在整個社子島應該都是野生動物」,這樣明顯對社子島歷史無知的說法,強化了「整個社子島都是違建」的錯誤刻板印象。

最近一次柯市府的誤導,則是現任地政局長張治祥在3月26日都市計畫委員會第763次會議中說:「所謂聚落就是禁建50年以來自己發展起來的,絕大部分後來都變成違章」。社子島的聚落歷史悠久,社子島絕非都是違建,柯市府作為開發案的推動者,卻發表如此無知言論誤導民眾,對社子島居民十分不公平。

作為台北市長,柯文哲對社子島歷史與內涵的無知,不能原諒;但做社子島都市計畫的規劃官僚對於社子島原有脈絡的忽視,就更無法原諒。除了極少數法定的歷史建築,市府規劃團隊對於上述提到的文化資產與社會網絡等現有脈絡,不是無知就是無視。

社子島開發計畫幾乎可說是將社子島視為白紙,才會以全區區段徵收的方式來進行。這種「整個夷平、從頭來過」的開發計畫是十分暴力的,而這樣的開發模式在60、70年代的西方早就被徹底檢討並唾棄。台灣自詡為民主國家,但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都已經結束,台灣首善之都台北市,竟然還用如此暴力、只有極權國家才會用的方式來進行都市開發,令人憤怒。

無視基地原有的空間與社會脈絡,社子島開發計畫可以說根本就不專業,所以是專業的失能。

 

 

「社子島自救會」到台北市政府門口請願,居民表達反對徵收、重擬主計畫及落實居民參與...
「社子島自救會」到台北市政府門口請願,居民表達反對徵收、重擬主計畫及落實居民參與機制的訴求。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台北市政府都市計畫委員會審查「士林社子島地區細部計畫案」修正案,自救會成員在旁聽...
台北市政府都市計畫委員會審查「士林社子島地區細部計畫案」修正案,自救會成員在旁聽席敲窗抗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專業的失職:計畫審議屢屢通過不專業的計畫

社子島開發計畫牽涉的是300多公頃土地、1萬多民眾的生計,甚至還可能主宰了弱勢居民的生死。然而,這茲事體大,卻不專業(暴力、無視現有脈絡)的都市計畫,竟可以一路過關斬。

社子島開發計畫先於2016年9月29日通過台北市的都市計畫審議,再於2018年6月26日會通過內政部的都市計畫審議,然後,2020年4月23日台北市的都市計畫委員以7:2的票數(僅府外委員投票),通過社子島都市計畫的細部計畫。

非常遺憾,在多數都市計畫委員的眼中,都市計畫僅狹隘地牽涉硬體空間,沒有關注到真實居住在土地上的人。昨日的會議中,僅有曾光宗與郭中端兩位委員仍秉持專業良心,直指社子島細部計畫的根本問題。

很顯然,能通過審議的都市計畫不代表品質保證。根據過去許多案件以及社子島開發計畫的案例, 台灣都市計畫審議顯然僅能促使政府提出的計畫做微小修正,但卻無法發揮把關的功能。在規劃學院的實習課上,若有學生膽敢提出像社子島開發計畫這樣把基地視為白紙的計畫,一定會被授課及評圖老師評得體無完膚。然而,這種在學院中會被當掉的計畫內容,竟能通過重重都市計畫審查,這表示台灣的都市計畫審查機制出了嚴重的問題,這是嚴重的專業失職。

台灣的都市計畫審議機制必須要徹底檢討。事實上,都市計畫委員對其大部分審議的計畫的基地是不熟悉的,也非常有可能沒有足夠的時間好好審閱計畫書,在這樣的情況下,真的能夠確保審查品質嗎?像社子島開發計畫這樣茲事體大的都市計畫,一旦通過,所影響的是數以萬計民眾的長遠未來。我們必須認真思考:為什麼少數委員開幾次會,就可以決定民眾的未來?這樣的制度設計,專業嗎?

在社子島都市計畫的審查上,我們看到大部分都市計畫委員的專業失職;另一方面,民眾在審查過程中也可說是毫無置啄餘地。雖然在程序上,民眾的確可以陳情,但是柯市府對陳情意見永遠採制式回應,並未在計畫修正上納入陳情意見。對於爭議最大的全區區段徵收,柯市府對於反對意見實質上是「置之不理」,市府如此鐵板一塊,即便有名義上的陳情程序又如何?

 

在都市計畫審查過程中,如果市府不採納民眾陳情意見,只要都市計畫委員沒有意見,陳情民眾事實上一點辦法也沒有。更有甚者,許多審查會根本不開放民眾陳情發言。例如,上次(3/26)以及昨(4/23)的細部計畫審查,柯市府都不開放民眾發言,任憑怎麼抗議要求,不給發言就是不給發言,社子島居民一點辦法也沒有。這樣的制度設計,符合公平正義嗎?

 

 

圖為2020大選期間,台灣民眾黨昨在社子島片廠拍攝女力宣傳影片。 圖/聯合報系資...
圖為2020大選期間,台灣民眾黨昨在社子島片廠拍攝女力宣傳影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小結

 

柯市府強推的社子島開發計畫,顯現了專業的傲慢、專業的失能、專業的失職,是規劃專業的最負面示範!然而,柯文哲為了衝自己的政績,忽略所有的聲音,只想要速速開出推土機來剷平社子島。

 

反對社子島開發計畫的社子島居民,絕非不想要更好的環境,但是,他們也不要高樓大廈,更從未要求要一夕致富,他們只求在社子島繼續安身立命,如此而已。當然,社子島的確有少數人(擁有土地的地主),明明為了自己私利,卻拿著「照顧弱勢」為招牌,吵著要條件更好的拆遷補償。

人性的貪婪自私無可避免,民主國家政府所要扮演的角色應該是協調各種不同利益,找出最適方案;如果不能讓大家都變好,至少不要讓已經弱勢的人更弱勢,這才是政府應該要扮演的角色。然而,應該要造福市民的柯市府,現在卻跟著貪婪自私的地主財團一起掠奪社子島的弱勢,歷史會記上這一筆。


 

一再強調社子島發展落後、是弱勢地區,是開發方刻意鋪陳的輿論,與社子島人的在地認同...
一再強調社子島發展落後、是弱勢地區,是開發方刻意鋪陳的輿論,與社子島人的在地認同感顯得疏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8048/4515732?direct?from=udn_ch2_menu_v2_main_index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