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中央社

作者為前行政院長

中國大陸全國人大會議提出制定《港版國安法》的表決議程,香港街頭抗爭運動再起。蔡英文總統雖然在臉書表明「這一刻,我們同所有民主陣營的夥伴們,都和香港人民站在一起」。但後續因應,蔡政府不知有沒有對應高招? 

香港在經歷了去年「反送中」長期動盪之後,亞洲金融中心的角色很大一部分移轉到新加坡去了。台灣離香港這麼近,卻因為金融法規開放程度不足,沒有在「反送中」之後某種程度去取代香港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確實有點可惜,但是也在意料之中。

香港現在又被套上《國安法》,情況繼續惡化,可以預見過去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將再一步被侵蝕。我們是否該靜下心來,好好想清楚台灣未來到底想不想擺脫國際金融的邊陲角色,開始翻修金融法規?反送中過去了,我們錯失機會不意外,現在又來《國安法》,等於又是給台灣一次的機會,我們是否該努力去爭取?雖然沒辦法爭取到百分之百取代香港,但是只要我們肯掌握機會開始修正,說不定還是有些機會能轉移到台灣。

香港有很多財力雄厚以及優秀人才,如果他們想來台灣投資、就業、就學,我們要用什麼樣的態度看待他們?畢竟台灣與香港在語言、文化與生活習慣上頗為相近,再加上未來疫情不定時肆虐的可能性,台灣比起歐美來應該會有相當的吸引力。比方說,稍有成就的人會想來台灣投資兼養老,中生代會想來台灣尋覓就業機會,更年輕的會想來台灣就學。政府若想抒解目前我們少子化與許多產業缺乏人才的壓力,鞏固國家長期發展所需要的人才,那就應該考慮主動吸引香港人來台灣發展,開始有系統修改法規,讓他們有機會來台灣做他們想做的事情。

以吸收香港學生來說,台灣因為少子化的大環境因素,很多學校已經在苦撐經營。前幾年透過新南向政策招收了許多東南亞學生,但他們普遍經濟條件吃緊,學校不但要提供獎學金吸引學生,還要媒合企業打工,授課有時又必須用英文,校方其實也承擔了不少壓力。現在有一批經濟狀況較佳、語言又通的香港學子,他們其實可以成為台灣校園的生力軍;再往長遠去想,如果他們未來能夠以一定標準以上的成績畢業,政府大可開放他們留在台灣就業,這是紓解台灣少子化危機的轉機。

這樣做當然會引起國內疑慮,擔心搶了台灣本地人的就業機會。不可否認,某種程度上一定會有影響,但本地同學必須體悟到,我們不能永遠關著門不面對國外的競爭。適度開放香港人來台唸書,對於讓本地學生適應將來更激烈的國際競爭會有幫助,也能解決少子化造成大專院校學生缺額以及企業找不到人的問題。

最後再談到投資。當中國大陸的束縛越縮越緊,香港就不再是港人理想投資環境。我碰到很多香港人收了家當,在花蓮、台東買一塊地、蓋間農舍,過得很快樂。他們看上花東這樣香港沒有的天然好環境,願意在台灣偏鄉置產、投資,何嘗不是偏鄉地區的另一種發展機會?

不論是民進黨政府或是國民黨,在香港大環境轉變的當下,不該只有口頭上的聲援加油,而是應該具體給不同年齡層的香港朋友開管道,讓他們有在台灣投資、就業、就學的機會。

我們為政者最高指導原則應該是替台灣謀取最大利益,眼光要看到比任期更長遠,不論是美國總統選舉或是香港大環境的變化,都應該盡力去爭取台灣最大成長空間。換句話說,我們在國際環境劇烈變動的時刻,不能只是守株待兔被動回應,我們必須要主動出擊,這才是有為政府該有的作為。

https://reurl.cc/V6nb95

    全站熱搜

    顏明輝_C21不動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