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9 轉角24小時

圖為哈佛醫學院研究中「武漢科技大學附屬天佑醫院」2018年10月(左)與2019...
圖為哈佛醫學院研究中「武漢科技大學附屬天佑醫院」2018年10月(左)與2019年10月(右)的停車場衛星影像,紅點為車輛標記。 圖/哈佛醫學院

 

【2020. 6. 09 中國美國

衛星照與關鍵字的瞞報控訴?哈佛醫學院:武漢「疫前3個月」的醫事異常

「武漢肺炎的爆發原點,比你我料想得還要更早?」哈佛醫學院(The Harvard Medical School)8日公開一份研究報告,透過衛星照片與網路搜索關鍵字的數據分析比對,驚訝地發現:2019年9月開始——也就是中國政府向世界衛生組織正式通報疫情的前3個月——中國湖北省武漢市的6間三級甲等大型醫院,無一例外地出現了極為異常的出入交通流量增長;百度搜索的疫病典型症狀關鍵字,尤其是咳嗽與腹瀉,也都有異於往年同期的成長波動。然而這份報告能否做為中國瞞報疫情的直接證據?異常的增長數據和搜尋關鍵字,又該如何連結到武漢疫情大爆發的最初時間點?

這一份由哈佛醫學院領銜主導的研究報告,公開發表於8日,其全稱為《中國武漢的醫院交通與搜尋引擎數據分析顯示:2019年秋季早期疫病爆發可能》,其主要目的為試圖在中國官方極度不透明的資料以外,抽絲剝繭找尋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武漢肺炎)的爆發初始點。

投入研究的團隊,除了哈佛醫學院之外,還包含波士頓大學、波士頓兒童醫院等美東以醫療見長的專家學者,以及美國數據分析公司RS Metrics。

哈佛醫學院(The Harvard Medical School)8日公開一份研...
哈佛醫學院(The Harvard Medical School)8日公開一份研究報告,透過衛星照片與網路搜索關鍵字的數據分析比對發現:中國政府向世界衛生組織正式通報疫情的前3個月——武漢市的6間三級甲等大型醫院,無一例外地出現了異常的出入交通流量增長。圖為4月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院的醫護人員與病患。 圖/新華社
 

 

該份報告,主要有兩項關鍵的推導結果:(1)2019年9月~12月,中國武漢的大型醫院全都有著極為異常的交通流量增長;(2)同一時間,中國網路搜索引擎的百度上,出現了大量的「咳嗽」、「腹瀉」等關鍵字,而這些病徵,又正好是新型冠狀病毒的典型症狀。

「2019年9月到12月這段期間,我們檢視了武漢所有的大型醫院發現:其出入交通流量都是過去2年來的最高紀錄。」RS Metrics的總裁戴蒙德(Tom Diamond)如此表示。

透過私人衛星,哈佛醫學院研究團隊一共蒐集取得了350楨衛星照片,排除掉空汙、視線障礙等因素,導致無法使用的照片後,約有三分之一的照片成為研究素材。以此為基礎,研究團隊採取了類似情報機構慣用的衛星照片分析方法,比對了中國武漢幾間大型醫院,在2019年秋冬與2018年同期的衛星照片,結果卻發現各家醫院停車場的車輛總數,全部都有出入車輛大幅增長的異常波動。

該份報告中,一共檢視了以下6間被官方評鑑為最高級別「三級甲等」的武漢大型醫院: 武漢協和醫院、武漢中心醫院、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武漢科技大學附屬天佑醫院、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湖北省婦女兒童醫院。

圖為2月,送至武漢方艙醫院的病患。 圖/新華社
圖為2月,送至武漢方艙醫院的病患。 圖/新華社
 

以增長幅度最大的武漢大學中南醫院與同濟醫學院為例,前者在2018年10月某日,醫院停車場內一共有506輛車,但在2019年同日卻增長為640輛;後者於2018年10月某日,醫院停車場內有112輛車,2019年同日卻有214輛,交通流量成長幅度直接翻倍。

「團隊的研究方法,是透過計算醫院車輛來觀察分析。醫院一忙碌,停車場自然會爆滿;反過來說,越多車輛湧入醫院,也代表著醫院越是忙碌——這極可能代表地方社群中,有異狀發生,可能有傳染疾病正在醞釀擴散,民眾才會需要爭相去看醫生。」主導研究的現任哈佛醫學院教授、加拿大的流行病學家布朗斯坦(John Brownstein)解釋。

RS Metrics則指出,在公司的其他數據分析案例中,許多都僅是2%~3%的微妙波動,但此次針對武漢大型醫院所蒐集到的數據波動,卻甚至有將近100%的大幅成長,「這是非常明顯的趨勢」。

為了避免異常爆增的車流量,可能是因為醫院改建、大型地方活動等因素導致,RS Metrics表示在觀察分析時,也已將上述因素納入考慮,但車流量異常的增長幅度,於統計上仍有著關鍵且重要的指標參考。

5月15日,武漢街頭上排隊檢疫的民眾。 圖/美聯社
5月15日,武漢街頭上排隊檢疫的民眾。 圖/美聯社
 

與此同時,諸如「咳嗽」、「腹瀉」等典型的武漢肺炎症狀的網路關鍵字,也都在中國武漢地區的百度網路搜索上,有著異常的增長波動。報告認為,儘管類似病症在流感季節也時常出現,並不令人意外,但像是腹瀉症狀,在疫情至今為止的症狀觀察與統計中,就是更為密切相關的病徵之一,「(交通流量與關鍵字)兩項重要指標的增長,都遠遠早於(中國官方宣稱)新型冠狀病毒在12月開始的大爆發。」

「去年10月的狀況並不尋常。」布朗斯坦指出:「明顯可見的是,早在被認定為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爆發的時間點之前,某種程度的社會異常動盪就已經正在發生了。」在言詞之中,布朗斯坦小心措辭的「社會異常動盪」(social distruption),指的是新型冠狀病毒的大流行可能前兆。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團隊認為其分析結果可作為重要的「間接證據」數據參考;然而並未直接論斷,中國武漢地區的衛星圖與關鍵字異常,即是中國瞞報疫病或疫情爆發於秋季的切確證明。對於研究報告的結果,來自醫藥與科學界的意見也頗為不一,亦有人認為交通流量的增長可能存在其他影響因素,不宜過度解讀。

不過在過去半年以來,國際間一連串的質疑,以及中國官方極為不透明的數據之下,哈佛醫學團隊報告發現的異常醫事狀態,確實是又一次關鍵的科學質疑。報告所揭示的「武漢肺炎2019秋季爆發可能」,也與今年3月香港《南華早報》宣稱的說法一樣,都早於12月31日,中國官方正式通報WHO時間點。據《南華早報》所稱,根據其取得的中國內部文件,武漢肺炎的第一名確診病人,至少可追溯至11月17日。

在過去半年以來,國際間一連串的質疑,以及中國官方極為不透明的數據之下,哈佛醫學團...
在過去半年以來,國際間一連串的質疑,以及中國官方極為不透明的數據之下,哈佛醫學團隊報告發現的異常醫事狀態,確實是又一次關鍵的科學質疑。圖為2月武漢方艙醫院外的防疫人員。 圖/美聯社
 

目前,哈佛醫學院的該份研究報告已提送給國際知名期刊《Nature Digital Medicine》,仍在同行評審中。

而在哈佛報告公開後,近來因為武漢肺炎、WHO親中爭議等,與中國關係緊張的美國總統川普,則尚未對此發表意見;美國國務院則是向美國《ABC》一貫地強硬指控:「中國政府對於病毒早期爆發的瞞報,再次證明了中國共產黨始終不願公開透明...中國政府有責任共享病毒資訊,並與在其他國家抗疫的同時好好跟大家合作。」

儘管中國官方對於國際調查疫病瞞報責任的要求,一向姿態高昂且態度消極,但5月中旬,北京政府曾經表示,全球疫情控制下來以後,願意在WHO的領導下,接受「科學與專業的、不偏不倚的國際評估。」

雖然哈佛醫學院的報告,尚無法做為中國瞞報疫情的直接證據,但之中提出的「異常流量」等疑點,仍是目前國際針對病毒如何擴散的線索之一。從2019年10月陸續傳出的「武漢不明肺炎」開始,中國的疫情資訊始終莫衷一是,而直到2020年1月宣告武漢封城,過程中間到底調查了什麼?封城的決策又是如何決定?迄今中國政府都沒有足以令外界信服的資料公開。這也是為什麼,針對「病毒起源」、「疫情擴散」等質疑持續未解的原因。

截至6月9日上午,全球武漢肺炎確診累計已達719萬3,478例,死亡病例40萬8,615人;中國方面,根據其官方通報,確診病例總計8萬3,040人,當中4,634人死亡。

雖然哈佛醫學院的報告,尚無法做為中國瞞報疫情的直接證據,但之中提出的「異常流量」...
雖然哈佛醫學院的報告,尚無法做為中國瞞報疫情的直接證據,但之中提出的「異常流量」等疑點,仍是目前國際針對病毒如何擴散的線索之一。圖為5月底,武漢的醫院外,張貼印有習近平的海報。 圖/法新社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2/4622992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