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9 13:00中央社 記者吳佳蓉、劉姵呈台北19日電
  •  
  •  

港區國安法上路,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受到挑戰,錢、人出逃,為周遭城市帶來壯大金融實力契機。專家認為,「宜居」是台灣吸引香港人才的最大優勢,但舞台小、薪資偏低及稅負偏高,是延攬優秀人才來台的三大障礙。

從反送中到港區國安法施行,在外資眼中具有優越穩定投資環境的香港,開始面臨保衛金融中心地位的挑戰。停泊香港的資金開始蠢蠢欲動,金融業最重要的資產「人才」,可能因香港政治氛圍驟變而大量出走,新加坡、台灣、東京等鄰近國家,可望迎來延攬國際化人才的機緣。

人才是產業發展根本,但台灣在這波人才爭奪戰中面臨的挑戰不小。專家學者分析,香港人喜歡台灣人的親切,喜歡在台灣的生活方式,這些優點的確讓不少香港金融人才把到台灣發展列為評估選項。不過,台灣吸引香港金融高階人才,面臨三大障礙。

一,港台金融國際化、自由化程度有落差

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金融產業服務營運長吳偉臺形容,相對香港、新加坡視金融業為「一軍」產業,全力發展,在台灣金融業的角色,比較像是支持工商以及製造業發展的角色。

同時,相對香港,吳偉臺認為,現階段台灣金融環境仍較封閉,監管較嚴,開放的產品有限,即使香港金融人才有意願來台,但原本熟悉的專業領域及產品,在台灣可能沒有施展空間;而且香港金融人才的國際化程度相當高,很多人都持有第二國護照,能力夠,不僅新加坡,轉換跑道到倫敦或是紐約,也都可以發展。

台灣對金融人才吸引力低,還有結構性問題,中經院WTO及RTA研究中心副執行長李淳分析,台灣因法制、商品開放度等基本結構問題,相對於其他國家,能承作的金融業務及商品種類較少,對專業人才的吸引力較低。舉例來說,香港、新加坡屬於英美法系,但台灣屬於大陸法系國家,而英美法系比起大陸法系,更能賦予金融發展所需的較大彈性。

二,港台金融業薪資待遇落差大是致命傷

安侯建業(KPMG台灣所)金融服務業主持會計師吳麟表示,一直都想吸引香港人才來台灣工作,但講到薪資、稅負問題,對方就會猶豫。

一名資深會計師指出,以全球性的會計師事務所為例,台灣所的薪資只有香港所的1/3,而且負擔的稅負更高;大部分優秀人才都希望受到重視,薪資待遇是最重要的展現,薪資過低,使得香港金融人才即使喜歡台灣,但最終只會選擇來渡假、短居,而非工作。

三,台灣稅負偏高影響實質待遇

不具名資深會計師表示,依照台灣稅制,薪資收入需併入綜所稅申報,適用稅率最高40%,相較香港薪俸最高稅率僅17%,兩地落差非常大,尤其是香港金融人才年薪通常是百萬元美元等級,都是以最高級距40%課徵的族群。

資深會計師說,現行稅制的設計,未必能完全課到以資金利得為主的富人稅,但高薪族收入一毛都跑不掉,在台灣反對替高所得者降稅的社會氛圍下,政府很難因攬才需要進行稅制調整,因此這個問題很難解決。

吳麟指出,想突破薪資待遇的落差,可以採取提供高額補貼或福利的方式補足,政府針對外籍專業人士有提供租稅優惠,如薪資所得超過新台幣300萬元部分,其半數可免計入綜合所得總額課稅,且海外所得不用計入台灣的基本稅額,租稅優惠期間3年起跳,最多可遞延至5年。

不過,吳麟坦言,對有意來台工作的香港金融人才而言,通常會同步考量要長期居住、入籍,身份轉換,可能喪失外籍專業人士提供租稅優惠地位,稅負一樣需要完全比照台灣稅務居民,這些都會影響來台意願。

資深會計師指出,以高額補貼方式墊高薪資,對企業來說會帶來很大負擔,因為這等於是把稅負內含在雇主負擔中,並非長久解決之道。

綜合各項發展差異,吸引香港金融人才是環環相扣的議題,僅以短期方式解決單一問題,未必就能達成目標,而是需要搭配中、長期戰略陸續推動。

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5621/4713406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