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校長管中閔指年輕人發現所有的努力都得不到成果,薪水沒漲,買不起房,這是一個很大的挫折。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台大校長管中閔指年輕人發現所有的努力都得不到成果,薪水沒漲,買不起房,這是一個很大的挫折。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外界將今年應屆畢業生稱為「新冠世代」,一踏入社會面對的卻是前所未有的就業冰河,一場百年大疫,加深的恐不止是貧富差距,還有世代落差與對立。曾歷經太陽花學運台大校長管中閔坦言,這件事給他相當大的撞擊,他看到了年輕人的恐懼與不滿。

 

他說,台灣這批「失落的一代」,最不幸的就是遇到台灣經濟最糟的時候,當年輕人發現所有的努力都得不到成果,薪水沒漲,買不起房,「努力了20年,只走了一小步,這是一個很大的挫折。」

 

 

太陽花衝擊心靈「原來我跟年輕人有很大距離」

 

2014年太陽花學運爆發時,管中閔是國發會主委,是推動服貿條例的主要部會,一在廟堂一在街頭,剛好站在對立面。管中閔說,以前他自己在學校以為跟學生很接近,但經過這場運動,他才發現,「原來已經跟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有一個很大距離了,而我自己不知道。」

 

他說,太陽花衝擊他很多過去的經驗跟想法,當時抗爭周邊有大學做市調,管中閔仔細看數據,想知道參與運動的成員組成及背景,「結果數據呈現真實的現象,都超過我的想像。」他說很多人以為來參加的人是大學念得不順利,或是將來沒前途,但其實參與者很多是已經在金融業服務的人,「為何他們下班巴巴地跑去支持,這當中或許有趕流行,但每個人都是如此嗎?」

 

「我認為不是。」他說,藉著太陽花運動想推廣台獨思想,就算最多有10%,但放在20萬的參與者中,「還有18萬人在想甚麼,我們應該真正看剩下90%在想什麼。」他認為,如果他們都感到某種威脅或恐慌,就不是編造出來,而是他們實際擔憂的事,或許裡面有些不是事實,「但反過來想,我們是不是有做過什麼事避免或減少他們的憂慮或恐慌?」

 

簡單說,就是「同理心」。他說,太陽花其實在挑戰了某個社會價值,在那不久後,他去參加一個年輕人的論壇,議程是討論企業接班,他告訴他們應該是要挑戰這個僵化的體制,「這怎麼會是你們要討論的東西?」

 

 

 

管中閔演講吸引眾多僑胞、校友,不少人穿著「挺管用的」Tshirt,表達支持管中閔擔任台大校長。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管中閔演講吸引眾多僑胞、校友,不少人穿著「挺管用的」Tshirt,表達支持管中閔擔任台大校長。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網路加劇同溫層效應「世代距離永遠存在」

 

太陽花運動讓世代衝突檯面化,網路所帶來同溫層效應更加劇了世代的不理解。管中閔說,「世代的距離永遠存在」,但他盡可能在各種議題上跟年輕人接觸,唯有如此,才能弭平這個距離。管中閔舉例,他當國發會主委時,認識了一批新創的年輕人,他實際參加新創活動,跟新創團隊聊天,「新創圈的藍綠界線也不是那麼清楚」,也是當時部會中最早接觸網路直播。

 

管中閔也透露一個小故事,前年拔管期間,剛被醫生准許出門的他參加一個新創活動,「在一個很大的會場坐在角落」,現場冠蓋雲集,但顯然主持人注意到他,致詞時表示「今天與會來賓裡面有部長、副主委,還有一個很特別貴賓—台大校長管校長!」現場掌聲至少兩分鐘。

 

 

自認不是乖乖牌 能接受年輕人「造反」

 

管中閔說,他不敢說自己一定可以百分之百了解年輕人,他也跟年輕人很多看法不完全一樣,但他自認可以比較站在了解和理解的立場。「我常常反過來想,我年輕那副德性,爸爸居然可以忍受我,還有多少人都忍受過我?」從來都不是乖乖牌的管中閔讓他可以很輕易換位思考,年輕人造反或反叛時,在他眼中並不是那麼罪大惡極,「不代表我一定都很喜歡,但我可以接受也可以忍受,也願意理解他們。」

 

管中閔說,他接觸的學生,各有各的想法,「有人比較右傾,有人比較左傾,多數人都在中間,」少部分很極端。但他還是要保持看極端的言論,因為這樣才能理解他們。

 

 

 

台大校長管中閔自認不是乖乖牌,「我常常反過來想,我年輕那副德性,爸爸居然可以忍受我,還有多少人都忍受過我?」圖為管中閔幼年(後排右)全家福。 圖/截自管中閔臉書

台大校長管中閔自認不是乖乖牌,「我常常反過來想,我年輕那副德性,爸爸居然可以忍受我,還有多少人都忍受過我?」圖為管中閔幼年(後排右)全家福。 圖/截自管中閔臉書

 

 

願傾聽不同立場言論 有彈性也有底線

 

他說,這跟他不算順遂的成長背景有關,如果他一直很成功、很順利,「自然永遠活在小米粒中間」,也許因為這樣,他才習慣、也真正會去聽別人的聲音。不過,「我有彈性,但我也有底線。」底線是什麼?「文化!」更貼切的說法是歷史觀,或許是「天然台」的年輕世代批評他保守的原因,因為根本站在不同軸線上。

 

雖然彼此史觀可能不同,但談到失落的一代,管中閔也為這批年輕人打抱不平。他說,台灣這批失落的一代,最不幸的就是遇到經濟最不好的時候,當年輕人發現所有的努力都得不到成果時,甚至看不到努力的目標,努力了20年,只不過比現在走了一小步,這是一個很大的挫折,「反過來想,如果是我,我也會同樣的挫折。」

 

 

看失落世代薪資「40年才領1張三倍券」

 

管中閔以自身為例,他1980年退伍後的第一份工作薪水將近1萬1000元。直到2000年,他回台灣教書後,當時的畢業生薪水才3萬元上下,讓他非常驚訝。現在又隔了20年,台灣的薪資水平還是沒有差太多,「等於40年才領了一張三倍券,」這才是問題所在。

 

管中閔也很關心居住正義的議題。他說,他直到53歲、2009年才買房子,買完房子一年後,一樣坪數的房子,鄰居漲了1千多萬賣出去,這中間他什麼事也沒做,如果光以價值來看,「1000萬,我當教授可能20年都賺不到。」再隔一年多,同一棟樓的房子又漲到5千多萬賣出去,「這個社會怎麼會公平?」年輕人再怎麼奮鬥,還是買不起房子。

 

「這還是一個社會分配的不公平」,管中閔說,假設兩個人都是大學畢業,一樣優秀,一個父母在台北有買房子,一個住在南部偏鄉,這個家住南部的年輕人,怎麼比得上台北有房子的同學,這社會怎麼公平?

 

 

 

管中閔認為每個代間一定不公平,但整體經濟結構才是最大的問題。圖為卡管期間台大學生聲援管中閔。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管中閔認為每個代間一定不公平,但整體經濟結構才是最大的問題。圖為卡管期間台大學生聲援管中閔。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努力也拚不過上個世代 年輕人失去奮鬥目標

 

管中閔說,每個代間一定不公平,年長的人一定掌有比較多的資源,也正因為這樣,年輕人才有了奮鬥的目標,但重點是,現在的年輕人再怎麼努力,發現上面還是站滿了人。世代衝突雖然是全球性的問題,但假設台灣的經濟很活潑,年輕人有更多機會,就可以花心思在爭取自己的未來,當生活中沒有目標,就開始挑別人的毛病。

 

 

房價不公不義「年輕人一定要造反的」

 

「我完全理解這個世代的苦,因為我是經歷過的人。」管中閔說,他沒有父母先幫他買好房子,到現在還有九年貸款,「如果是我現在怎麼買得起房子,分期付款已經付得命都快沒有了。」他指出,台灣一直沒有把房地產的問題處理好。台灣年輕人如果要有更多的機會,一定要控制土地價格,現在房價漲的速度已經把所有年輕人辛苦的成果都吃掉了。

 

他說,房地產商連雨遮都算錢,「用不到的東西都要算你錢,這樣通嗎?公設算到30%,甚至35%,這什麼社會?」台灣居然可以包容這樣不公義的事情這麼久,年輕人一定要造反的。 

 

 

經濟果實被房價吃掉「政府別只糾在結保1保2」

 

過去管中閔擔任國發會主委時,曾因經濟成長率不如預期,被民進黨立委揚言刪年終,他回以「我連講下台都敢了,做爺兒們還怕這個,怎麼會在乎!」,從此多了「管爺」外號。如今他再回頭看,「政府思維若還停留在保二、保一之間糾纏,年輕人就慘了。」管說,當政者要解決問題,絕對不會是經濟成長率的問題,控制房價才是關鍵,要讓年輕人覺得有希望,政府才能造福後代,也可以贏得更多支持。

 

他說,經濟成長率提升2%、4%,但年輕人的薪水沒有調漲2%、4%,對年輕人一點意義都沒有,關鍵是經濟果實沒有讓年輕人分到,都被企業界和建商吃掉了,政府應該系統性改變經濟問題。政府不要只想著給產業更多資源做事情,而是要把腦打開,「要先痛一點,犧牲那2%、4%的成長,去換未來6%的成長。」

 

 

【你也可以看】

 

【獨訪管爺2】管中閔:無法阻止別人討厭我,但可爭取更多人喜歡我

 

【獨訪管爺1】管中閔:三個陰錯陽差,讓我當上台大校長

 

【失落世代6】薪酸!工作20年月薪不到4萬 拚7年才走到起跑線

 

【失落世代4】救救失落世代 青年無屋有解嗎?

 

【失落世代1】這15年間出生的台灣囝仔 你可能被犧牲了

https://udn.com/news/story/120986/4689938

    全站熱搜

    顏明輝_C21不動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