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蔣士棋╱北美智權報 編輯部】

 

※如欲轉載本文,請與北美智權報聯絡

 

9月中時,勞動部因為社會對於勞保年金的改革意見分歧,主動暫緩了年底前提出改革方向的規劃,讓廣大受薪階級鬆了一口氣。問題是,當台灣的人口開始負成長,人口紅利又即將消逝,年金爆發財務危機只是遲早的問題──而且,這可能還不是最嚴重的問題。

 

2020年台灣最嚴峻的挑戰,既不是肺炎疫情,更不是美中衝突,而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人口趨勢。根據內政部統計,今年到9月底為止,台灣總人口的自然增加(出生減死亡)數為「負」11,250人;因此,如果在今年剩下的三個月中,台灣的出生人口沒辦法比死亡人口多出至少1萬人以上,2020年將是內政部在台灣實施戶口統計近七十年以來,台灣總人口第一次出現衰退。

 

從台灣歷年人口數變化可以看出,從民國90年(2001年)左右台灣總人口就已經步入2千2百萬左右的高原期,雖然每年總人口數還是逐年成長,但由於出生人口下滑速度太快,成長的幅度年年減少(圖1)。「台灣在2003年的總生育率(TFR)就已經低於1.3人,這個時候任何的鼓勵生育政策都已經無效了,」前行政院政務委員、台大社會系教授薛承泰指出,台灣直到2009年、生育率跌破1人時才開始有鼓勵生育措施,但為時已晚。

 

 

圖1:民國40年至今台灣出生、死亡、總人口數變化 (資料來源:內政部)

圖1:民國40年至今台灣出生、死亡、總人口數變化 (資料來源:內政部)

 

生育率陡降,造成台灣人口結構劇烈變化

也正因為過去20年來總人口數呈現微幅增長,薛承泰認為,政策制定者普遍對人口議題無感。然而,當台灣人口開始衰退,許多嚴峻的社會問題將一一浮現。「有些人覺得台灣人口密度太高,如果人口減少能有助於環境生態跟生活品質有什麼不好?」對這個問題,薛承泰表示,根據當前的統計資料分析,直到2050年台灣的總人口可能都還有2千萬的規模,這對於生活品質改善的幫助恐怕有限;「但真正的問題是人口結構!」

 

人口結構的第一個問題是高齡化。根據國發會的預估,再過5年,也就是下一任總統上任之後,台灣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數將達到469萬人,占總人口約20%;其中,85歲以上的超高齡人口,在2025年時也將達到47萬人,代表台灣屆時將正式進入超高齡社會(圖2)。

 

 

圖2:5年內台灣65歲以上人口佔比將達20% (資料來源:國發會)

圖2:5年內台灣65歲以上人口佔比將達20% (資料來源:國發會)

當銀髮族成為人口結構主流,也意味著工作年齡人口的流失。根據國發會統計,台灣的青壯年(15~64歲)人口規模在2015年達到1,737萬的最高峰後,已經連續五年呈現衰退,到了2020年已經不足1,700萬人。更可怕的是,台灣的人口紅利期間──青壯年人口占比超過三分之二──最快將在2027年消失(圖3),對於台灣的社會安全體系將是一大考驗。

 

人口紅利消失後,勞動人口的負擔會更為加重

 

 

圖3:台灣的人口紅利將在2027年消失 (資料來源:國發會)

圖3:台灣的人口紅利將在2027年消失 (資料來源:國發會)

回過頭來看台灣人口結構的變化,薛承泰認為,雖然其他先進國家都面臨了少子化、高齡化的問題,但台灣生育率下降的速度太快,才是造成人口危機的主因。他還記得,1994年的教改運動中,他也曾被邀請一起參與上街頭,「那些人的出發點絕對是善意的,大部分意見我也很贊成;只有『廣設高中大學』這一項我無法認同,」他解釋,設立新學校無法解決當下的問題,更不用說就在1993年,台灣的總生育率只有1.76左右,出生人口更比1976年(龍年)銳減了10萬人。

 

因此,「僧少粥多」的高等教育,以及隨之而生的大學流浪教師、學校浮濫招生亂象,就成為台灣教育界這二十年來的沉重負擔。薛承泰指出,當學校招生不足,老師失業、校地荒廢就是必然發生的現象;「到了2030年,也就是10年之後,老年人口將是小孩的兩倍,屆時台灣可能有三分之一的大學科系必須關門!」

 

更麻煩的,是在人口紅利結束後,台灣將同時失去生產力、消費力兩大經濟引擎。屆時,經濟成長只會更加艱辛,國家的財政也會更加困難,再加上進入超高齡化社會後的年金給付、醫療照護……等壓力,將會是台灣社會前所未見的考驗。

 

人口結構變化的衝擊,你我都無法迴避。

https://udn.com/news/story/6871/4937743

    全站熱搜

    顏明輝_C21不動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